ILMTAF

#冗長收納#

我感覺到我寫的東西是那種“隱形鋪陳”,具體表現為某時某刻翻譯腔“本土化”流露、助詞“的”後面習慣性狀語成倍疊加——之所以能用“隱形”來給我的做作當遮羞布,其中重要的原因是我的這種混合型鋪陳不是傳統意義上句式繁複、辭藻堆砌、細節作妖、環境場面化的“思維繁複”,也不是通常表現最利於辨認的排比、重複、強調等等典型鋪陳修辭的過度運用;與之完全相反,我小心翼翼,對無病呻吟絕不沾染(甚至這也過分延伸到作品情感表達方面,因為我總有種錯覺:文章裏什麼感情,都跟我本人脫不開干係——事實上是這樣,但遠沒有我想的那麽誇張),對矯揉造作深惡痛絕;我日夜努力,就是為了和這類表達方式撇清關係;我翻來覆去,做夢都想擺脫這種討厭的陰影。
不過事實是難以被輕易改變的:我的“隱形鋪陳”只是“隱形”,缺並不是不存在;尊重唯物主義,我很明白視 而不見不是最好的道理。
奈何現狀清晰,難以自欺:如今水平有限,技巧生疏,情緒低落,閱歷不足,凡此種種,不可盡數。
不過還好,按張佳瑋的引用,余華、蘇童早期也和我一樣,直到後期才漸漸有了自然樸素而又深切动人的筆頭——這是真的。
於是我悄悄松了一口氣。
我對文學沒什麽過度期望,但實踐水平總不能距離認識水平太遙遠——畢竟實踐是認識的最終目的嘛。
還好還好。
人生大概好多事情都是如此,過程必須經歷,事物發展自有規律。

言下之意不就是嗯我是他王弟做什麽他都會包容最後原諒 他對你來說難以把握對我來說永遠都是我的太陽麽 啊啊啊無論如何我還是站定骨科!!!